【原创】夸父与日逐走(夸父x太阳)

各种神话杂糅
奇怪cp出没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山海经·海外北经》


  夸父是夸父族里跑得最快的人,也是族里最懒的人。三年前他赢得全族跑步比赛冠军,得到夸父称号之后,已经很久没跑过步了。平时别人叫他去打瓶酱油他都不愿挪窝,跟杞人似的一直看着天,也不知道有什么看头。 
  族长十分痛心,却也无能为力。他倒是希望他跟隔壁精卫一样沉迷游戏呢,至少还会动一动,哪像现在赘肉都快长出来了。 
  忽然有一天,夸父又开始跑步了。他隔几天就会从东边跑到了西边,晚上又从西边跑回了东边。 
  族长十分欣慰,以为自己的劝诫被听进了心里。 
  但事实完全相反,夸父克服懒惰的动力不是因为族长的絮叨,而是因为爱情。 
  话说,某一日,他照常望着天空,突然发现那亘古不变的照着同样轨迹行走的太阳突然离自己近了一点,但马上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他有些好奇,花了几十天的时间终于看出了端倪。原来,那个经常偏离轨道的太阳是三足金乌家里最小的弟弟,他排行第十,最近刚刚学会飞行,于是就这么晃晃悠悠地上岗了。 
  夸父觉得很有趣,就这么一天天地看着,看着他磕磕碰碰地工作,一点点地提高飞行技巧,最后终于可以飞得很稳当了。 
  在一天天看着他成长最后终于可以独当一面后,夸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他。 
  但是阿十(他自己给他取的名字)却一点都不认识他。于是他打算展开自己的追求行动。 
  在阿十的哥哥们上班的时候他就努力练习跑步,在他上班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他跑,从东边跑到西边,不说话,只是默默追逐着他。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接连被夸父追了九九八十一天后,阿十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人。 
  于是他对他说了第一句话:“你为什么追我?” 
  因为我要急支糖浆……咳,夸父当然不是这么回答的,他只是陷入了被喜欢的人搭讪的激动情绪中,他脑海中想入非非,脚步不停,还是一直跟着他。然后直到日落西山,他才发现自己没有回答阿十的问题。 
  于是接下来的九天里他就一边懊悔,一边在想怎么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纠结之中又到了阿十上岗的时间了。 
  他继续沉默地跟着阿十跑,等到中午时分才支支吾吾开口:“因……因为我喜欢你。” 
  阿十等了这么久就等到了这么一记直球,他从没被人表白过,于是他红彤彤的身体变得更红了,害羞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夸父族族长正晒着日光浴,突然觉得太阳更热了,晒得他的皮肤有些刺痛。 
  “这个牌子的防晒霜不行,改天再换一个新的。”族长想着。 
  夸父没有得到阿十的回复,于是他明白了,自己被拒绝了。 
  他很难过,但他还是一直跑着。 
  太阳即将下山,阿十说着:“我觉得我也有点喜欢你!”他快速地说完,随后就马上躲进了山里。 
  “我还没肚子饿呢,这天怎么这么快就黑了。”族长说着,还是听老婆的话开始做起了晚饭。 
  夸父呆呆地留在了原地,然后开心地在那里手舞足蹈,还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天黑了,只能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于是有一位不愿露面的目击者事后表示,看到那个体型,他就知道那个人影一定是那个总是弄丢自己头的刑天,因为他每次找到自己的头就是这个样子,不过更加疯癫,传言甚嚣尘上。于是刑天在睡了一个饱饱的觉又信心满满地开始找头时,一打开门就被堆积如山的投诉信淹没了。 
  夸父与阿十恋爱了。阿十也知道了他给自己的昵称,他表示很喜欢,于是夸父族里就一直受到了他喋喋不休的“阿十”攻击。总是爱管闲事的族长都不愿往他那里跑了。但夸父毫不在意,他每隔十天就会与边跑步边与阿十谈情说爱,他们也更加亲近。 
  曾经有族人想知道他们平时在说些什么,于是他偷偷地跟着他们,就听到了以下这些对话—— 
  “你知道吗?刑天前几天和公孙打起官司了。” 
  “诶?为什么?” 
  “听说好像是公孙造刑天的谣,还拿了他的头不还。” 
  “不可能吧?公孙不是这种人。” 
  “是啊,伏羲也不信,于是就把刑天的诉讼打回去了,但是刑天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和公孙死磕。” 
  “那最后怎么解决的?” 
  “听说最后那两个人手拉手跑到女娲那里登记了。你说气不气人,秀恩爱居然秀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学学我们,低调一点才不会给人带来麻烦,你说是吧,阿十?” 
  “你……你说的都对。”阿十害羞地说道。 
  这位倒霉的族人感到一阵牙疼,好想说你们和那两个相爱相杀的也差不了多少了,但他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离开了。 
  于是他没听到接下来的这么一段对话—— 
  “他走了?他一定是看你可爱才一直追着你跑,但是他跑不过我,我就说我才是和你最配的。” 
  “我……我才不可爱呢!你不要转移话题,我看他一定是想追你,不然为什么一直在看你,不看着我?” 
  “阿十,其实我也不能一直看着你啊。” 
  “你不爱我了!” 
  “不不不……我爱你啊!”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我……我眼睛疼……” 
  “那你不要追我了,我自己一个人已经习惯了。” 
  “不要啊,对不起我错了,阿十你等等我。” 
  这一天白天又格外短暂呢。 
  “今天是我工作五年的纪念日,晚上我哥哥他们要给我办一个派对,你要来吗?” 
  某一天,阿十这么说道。 
  “诶?可是如果你和你的哥哥在一起的话,我可不能离你们太近啊。” 
  “可是……” 
  “没关系的,我会托人把礼物带给你的,你今晚就好好地和哥哥们玩吧。” 
  “那……好 
  吧。我会连你的份一起玩的。” 
  “阿十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夸父一直陪着他跑到了日落,阿十回到扶桑树上,自己的哥哥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他们十兄弟纵情高歌,载歌载舞,高谈阔论,在气氛最高涨的时候,有人敲响了他们的门。阿十兴冲冲地跑过去开门,就看到一条黄色的大蛇,大蛇身后有一个坛子,然后它把衔在嘴里的树皮交到了阿十的手里。 
  “十,此物曰酒,为杜康新作。日前其相赠,因其珍贵不舍入口,今为贺礼赠予汝,望汝尽兴。” 
  阿十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他向大蛇表示了自己的感谢,然后就把这一坛酒搬了进去。酒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十兄弟兴致更高,他们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虽然是初次喝酒,他的哥哥们酒量却比阿十好,阿十酒量一般,在喝了两杯之后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在睡觉之前他还迷迷糊糊地看着他的哥哥们傻笑。 
  阿十是被一个巴掌扇醒的,他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母亲,曾经的太阳神羲和叉着腰站在他面前。 
  “怎……怎么了?”阿十的脸上火辣辣的,他还没完全醒酒,还很茫然。 
  “怎么了?”羲和秀眉倒竖,她看着她这个最宠爱的小儿子又是恼怒又是失望,她指着窗外,说道:“你看看外面。” 
  “外面?”阿十往窗外一看,脑袋瞬间清明了。他看到自己的九个哥哥飞到了空中,他们脸上带着笑,飞行的动作晃晃悠悠,简直比阿十还烂,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九个太阳一起出现,给人间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土地干裂,江河枯竭,连那浩浩荡荡的大海都少了一半水。一直在玩填海游戏的精卫十分开心,以为自己快要通关了,于是开心地在空中绕着飞,然后她就中暑了。 
  许多人都被晒死了,但他的哥哥们毫无所觉,还在空中快乐地玩耍着。 
  阿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羲和看他这样子也不好再发脾气,于是她对阿十说道:“只有我们的家人可以触碰我们自己,我的金车温度太高,你年纪最小,相比之下热度也最低,你赶紧过去把他们拉回来,动作要快。” 
  “知道了。”阿十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许多恶兽也趁机从干裂的土地钻出来,开始祸害人间。 
  阿十自然注意到了,于是他跑得更急,很快跑到自己的哥哥那里,但他完全拉不住自己正在发酒疯的哥哥们,他也不能回去,因为他的哥哥一直在拉着他不让他走。 
  夸父被晒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族中已经有几个体弱的被晒死了,族长也病倒了,现在他是族中的代理族长,要处理各种事务,所以他只能偶尔看看天上的太阳干着急,太阳太过刺眼,他看不出哪个是他的阿十,但他知道他也和自己一样在担心着对方。 
  他把一些事情嘱咐下去,就急忙跑到昆仑山下参加各族领导人会议了 
  。 
  他速度最快,到的时候只有住在那里的伏羲女娲夫妇在,他看着女娲脸上安慰的笑容也只勉强地笑了笑。 
  没一会儿,人都到齐了。 
  他们开会自然是为了天上这十个太阳的事情,伏羲女娲愁眉苦脸,这次会议神农并没有到来,烈日让很多人都生病了,神农到处去找可以治病的草药,倒是这里最忙的一个。 
  公孙认为他们没法接近这些太阳,虽说他们是一时疏忽,但也是犯下了大错,应该判处他们死刑。 
  蚩尤向来与夸父交好,而且因为他的缘故他与阿十他们也有一些交情,他是一个重义气的汉子,于是他率先提出反对意见。 
  刑天在蚩尤手下工作多年,向来很听领导的话,于是也反对。 
  他们接连提出自己的意见,公孙还和刑天吵了一架,然后赌气说要和他离婚跟隔壁孩子都大到可以到处乱飞的阿姜过。 
  双方僵持不下,公孙和蚩尤吵得昏天黑地,他们就决定打一架,谁拳头大就听谁的。 
  他们跑到涿鹿那里大打出手,三天三夜后,蚩尤首先倒下了。 
  于是他们就开始着手准备灭日事宜。 
  夸父没法阻止这件事,他跑到是个太阳下面,然后呼唤着阿十的名字。 
  阿十好不容易挣脱自己哥哥的束缚,然后就看到自己的爱人还在下面等着自己,他觉得有些安心。 
  夸父安慰他,然后告诉他和他一起去他们平时告别的山头,他有事情和他说。 
  黄帝拿出了一种名为“弓箭”的武器,说这种武器可以打击到远处的目标,如果射箭的人臂力和目力足够,最远甚至可以达到射到天上。 
  很快,有一名名为后羿的人高马大的人站了出来,他告别自己美丽的妻子,拿起弓箭就往太阳聚集那处赶去。 
  后羿很快就到达了那里,他爬上山,搭弓射箭,很快,三足金乌九兄弟就被射了下来。 
  天地从此就又恢复了安宁,万物又开始了生长。 
  阿十听到了他们的欢呼,然后他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看着面带愧疚的夸父,头也不回地回了扶桑树。 
  世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夸父很担心他,但阿十在三天之后又开始上班了。 
  夸父又和之前一样追逐着他,阿十却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现在他可以天天见到阿十了,这是他以前一直期盼的事情,但他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高兴。 
  他不善言辞,只有每天每天地跟着他跑,除了晚上时候休息外,平时就一刻不停歇。 
  他跑啊跑啊,跑得汗流浃背,跑得喉咙干哑,跑得四肢乏力。族长见他这样,也不好劝他,只好把自己的手杖借给他,让他疲惫时可以支撑自己。 
  除了晚上,他只有都会路过黄河渭河才会稍微停下来喝点水,然后追着他跑。 
  终于有一天,黄河渭河的水都被他喝干了,他还是十分干渴,于是他想起北方还有一个大湖,但是往北他就不能跟着阿十了,于是他打算跑快一点,想快点喝完水。 
  但他最终没能跑到那里。 
  他倒下了。 
  在他闭上眼睛之前,他用尽全力把自己的手杖扔到了东边,那里有他的阿十。 
  他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那天晚上,扶桑树附近的居民都听到了从树上传来的悲呖。 
  但第二天太阳还是照样升起了。 
  寒来暑往,第二年春天,夸父丢手杖的地方长满了一大片粉色的桃林,自此每年的这一天,它们都会静静地开着,蔓延整片土地,粉色的花瓣飞舞着,似乎在说着什么难言的心事。

评论 ( 4 )
热度 ( 5 )

© 八尺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