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灯烈

杂食但洁癖。
不吃np三角。
不吃all。

会一直推荐各种喜欢的东西,不喜欢可以屏蔽我。

自我主义者,一切行为都凭喜好。
关注我不代表可以左右我。

【原创】修仙之养徒弟日常


第二章   凡俗界

  这里是坤元大陆。 
  坤元大陆中间被一道难以逾越的山脉截断,分为南北两域,北域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一个绵延了几千年的皇朝统治着这一片土地,而相比之下,南域就显得十分混乱,各种势力割据一方,争斗不休,败者死,胜者生,混乱中勉强保持着平衡。 
  坤元大陆灵气不足,这里的凡人即使修仙最多也只能达到筑基,故而这里的修士早已销声匿迹,他们不知修仙为何物,武者活跃在这里的每一片土地。 
  武者修炼内力,境界分为“三炼三煅三淬”,其中每一个阶段又以“皮肉骨”作为区分,只有完成了这九个阶段的修炼,才能达到先天,成为这片大陆至高无上的存在。这里人人尚武,人人皆可练武,但就算是成为先天,寿数也不过五百,但实力与相同寿数的金丹却不可同日而语。练武练到极致,也还是凡人罢了。 
  沈濯曾听过凡俗界中的无灵根的凡人不能修仙,却也可以通过修武来提高自己的实力,延长自己的寿命,但这毕竟是少数,她所处的乾泽大陆至少有八成的人拥有灵根,即使是最劣等的五灵根也可踏上修行之路,从此与凡人有云泥之别,所以这么看来,以前她所认为的“凡俗界”与这个地方相比倒有些名不副实起来,这么说来,她通过那道裂缝到来的这个地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凡俗界”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她身受重伤,经脉俱毁,即使因为神药勉强把最要紧的奇经八脉维持住,但是她现今丹田金丹重创,无法储存太多的灵气,只能慢慢地运转功法,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来修复自己受损的经脉,如果她还在乾泽大陆,不过三年两载就可以完全恢复实力,但在这个灵气匮乏的地方,她也不知何年何月才可以好全。她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月余,每时每刻都在吸收灵气,但也只勉强连接好自己右手的几条经脉罢了。 
  她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头发全都白了,法宝之一的发簪早就损坏了,许久未曾打理的头发就这么乱糟糟地散落着;她的法衣也失去了法力,脏兮兮的像一团破布一样挂在她枯槁的身体上;最糟的是她现在的样子,她的皮肤光滑不再,反而像腌过的梅子一样皱巴巴的,还有许多褪不去的黑斑,除了她那双还是十分明亮的被沉重的眼皮盖住的黑眼睛,她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八九十岁的乞丐老太。她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但从自己可以看到的自己皮包骨一样的双手,也知道自己的模样大概十分有碍观瞻。虽说她向来不太在意自己的外表,现在也十分庆幸没有镜子可以打破自己自欺欺人的幻想。 
  她现在在的地方是天岩城,天岩城城主是一个淬肉期的武者,只差一线就可达到先天,故而这里在南域还算一个和平的所在。沈濯虽然狼狈,但修士五感敏锐,她也因此得到了这个地方的许多消息。她神识一扫,元神就开始隐隐作痛,看来她受损的地方不止那么几处,但她还是坚持着,终于她找到了城内灵力最充沛的灵眼。那里是城内一个比较边缘又偏僻的地方,有一个破败的宅子,平时只有乞丐会住在那里,她有点开心,虽说她不惧冷热风雨,但有一个屋檐在头上,还是会让人安心不少。 
  于是她用自己唯一能动的右手扒在地上,一个用力,就拖着自己残破的身子向前前进,每一步都会牵动她身上的伤口,在疼痛中她还是保持着清明,努力想一些其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一里不到的距离,她足足“走”了一天一夜,这条路似乎要比宗门前那条长长的问心阶还长,她身上似乎也比刚修行那会伐经洗髓的疼痛还剧。 
  终于,她到了,只要爬几步台阶,她就可以爬进去,然后找到那个灵眼喘口气了。她的手刚刚抓住第一个台阶,就被一只脚踩住了。 
  她勉强抬头,就看到几个吊儿郎当的少年站在台阶上,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看到自己看向他们,那个最前头还恶意地撵了撵脚,沈濯自然是没有感觉的。且不说她已经痛麻木了,再说凡人的那点力道对于已经是金丹的她来说比蚊子叮咬还不如,于是她就垂下眼低下头。 
  那几个混混见她只瞥了他们一眼,之后就跟死人一样不言不语还不动,感觉自己似乎受到了鄙视,心中顿时不爽起来。 
  于是最前头那个年纪最大的忍不住一脚踹过去,口中说道:“死老太婆,吭声啊!”李贵资质尚可,虽说还没有拜师无人教导,但他还是在十五岁的时候达到了炼肉期的修为,愤怒之下,他用出了将近三成的力道,按理说这一脚对于一个老人家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但是当他把脚踢到老人的身上,却有如泥牛入海,经不起一点波澜。沈濯还是跟死人一样趴在地上,没有惨叫,也没有动弹。 
  李贵更加生气,他揪住沈濯的衣服,想把她拎起来,但这个看上去瘦不拉几的老太太却比自己修炼用的千斤坠还重,他使劲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挪动她,他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人狠狠地踩在了地上,于是他愤怒地往后说道:“你们几个还不快点来帮忙!” 
  几个跟班赶紧熄了看戏的心思,一哄而上,两个分别抓住沈濯的两只腿,一个抱住她的腰,然后李贵抓住她的肩膀,四个人一起用力,还是没能把她抬起来。 
  既然不能把她挪动,李贵和跟班们只能愤怒地对沈濯拳打脚踢,把愤怒发泄在她瘦弱的身体上。 
  沈濯突然感到了困意,这几个凡人折腾了这么久,浪费了她那么多的时间,要不是她现在无法动用灵力,早就把他们震飞出去了。她只希望他们赶紧用完力气,她还要接着赶路呢。 
  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住手!” 
  听到声音,李贵他们停下了动作,看向了身后,他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你这个乞丐,怎么又要来逞英雄了?上次我没教训够你?” 
  他语气十分挑衅,但他想要激怒的人半点反应也无,反而是他牵着的小孩子气鼓鼓的,看上去就要上前去打人了。 
  “小花。”这个瘦瘦小小的少年有着与年纪不符的稳重,那名为小花的小孩很听他的话,只能气鼓鼓对着那几个人做了鬼脸,但还是留在了原地。 
  少年开口:“你们几个平时欺负小孩也就算了,现在还这么对一个老人家,我没想到你们会这样不知羞耻。” 
  他语气平淡,却又给李贵几人心中的怒火加了几桶油,他们磨拳擦脚,想要再打折几根家伙的骨头,看他还嘴不嘴硬。 
  李贵上次与他遭遇,他打折了他的几根骨头,这人弱不禁风,嘴巴却极硬,打到最后还是没有开口求饶,让他平白没了兴致。 
  这一次他不止一个人,各种折磨人手段下来,看他还嘴不嘴硬。 
  小孩子对于恶意总是十分敏锐,于是小花有些害怕地往少年身后藏去。 
  少年紧握小孩子的手,给予她安抚,今天这一顿打怕是躲不过去了,他得赶紧想办法让小花跑远点,不要被自己波及。 
  “我好不容易睡一个好觉,你们就这么把我吵醒,我现在很生气。”一个懒懒散散的声音从宅子里传来,李贵他们面色一白,小花和少年却松了一口气。 
  李贵支支吾吾地对他们撂下几句狠话,就和自己的几个跟班慌慌张张地逃跑了,似乎后面有什么猛兽在追赶。 
  幸运地逃过一劫,少年不再紧绷着脸,这时他才露出了他这个年纪特有的神情来。 
  他放开小花的手,跑过去扶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太太,然后试探着把手指伸到她的鼻下。幸好,老太太虽然轻得跟纸一样,看上去也病怏怏的,但还是有呼吸的。 
  少年把老人架到自己肩膀上,但他身材矮小,老太太的脚还拖在地上,小花懂事的跑过去,抱住老太太的两只脚,少年道了一声谢,然后两人就半抬半抱地把老人抬到了屋子里。

评论
热度 ( 1 )

© 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