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修仙之养徒弟日常


第一章  重伤

  沈濯侧身,又躲过了身后袭来的攻击,身为一个修为不高不低且没有师门护佑的金丹,她向来处事低调,不会主动接近一些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或事,她这般行事,在避开了各种机遇的同时也避开了许多危险。但这一次她却失算了,她没想到先前在秘境中采摘到的一株普通灵药,居然会是那万年方可成熟的可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怀璧其罪,她又没有多加遮掩,自然遭来了这场杀祸。 
  那三个金丹已经追杀了她一天一夜了,她用尽各种手段,也没能甩脱他们。
  沈濯修为一般,自然没法同时对付三个与自己同境界的修士,她不是没想过直接把神药给他们,但一来恐怕他们不信,二来又怕他们杀人灭口,她当机立断直接逃跑。这神药在自己身上,他们肯定多有束缚,担心太过猛烈的攻击会毁坏它,他们束手束脚,自然便宜了沈濯,她得以坚持了这么久,逃到了现在。 
  但她体内的真元也将近枯竭,丹田处传来阵阵痛苦,经脉也隐隐有了裂痕,怕是再这么下去,她就会力竭而亡。 
  情况危急,她在勉强躲过后面攻击的同时也在极力保持冷静,脑海中闪过许多逃脱的办法,又一一地被自己推翻。 
  丹田剧痛更甚,她已然陷入了绝望,心中感觉到了从未感觉到的愤怒,她不再犹豫,脚步也慢了下来,她转过身,想要最后搏上一搏,她要燃尽自己的修为,自爆金丹与这几个恶贼同归于尽。 
  那三个金丹察觉到了沈濯身上陡升的气势,也察觉到了他们似乎太过急切,居然把她逼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心中懊悔,这样不仅神药是得不到了,他们更有可能连命都丢在这。 
  种种想法不过一瞬,他们赶紧祭出护体法宝,后退百里,金丹自爆威力非同寻常,他们可不敢轻视。 
  他们虽有一丝畏惧,但并没有离得太远,他们心中贪念犹在,还心存侥幸地想着也许那神药可以在这自爆中留存,如果他们逃远了,也许神药会被那些看到动静而来的其他人夺去。
  沈濯体内的经脉一根根断裂,丹田内的金丹也生了许多裂纹,只待几个呼吸,这颗她好不容易凝聚的金丹就会随着她的毕生修为一起爆裂开来,带来巨大威力,她也会从此身死道消。 
  忽然,骤变陡生,她身边的空间突然扭曲,一道裂缝撕裂了她上方的空间,然后一股强劲的吸力就直接把她吸入了裂缝之中,裂缝就此消失。 
  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发生这么多事情,那三个金丹根本无从应对,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处曾经扭曲的地方早已恢复,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他们三人可谓气急败坏,他们在这里守了足足三个月,并没有异象发生,他们只好带着满心失望回去。 
   
  被吸入裂缝中的沈濯此时可谓生不如死,她的自爆被打断,但经脉的断裂和金丹的碎裂已是不可避免,丹田中仅余的真元也堪堪维持着金丹的完整,但是还是有一道深深的伤痕横贯整个金丹,只差一丝就会被分成两半,到那时她的境界就会下跌,又不知过多久才会重回金丹。但她经脉俱毁,如果境界再下跌,恐怕也时日无多了。 
  她满心绝望,自己居然会这么痛苦地死去吗?但天道仁慈,总会给人留下一线生机,她心念电转间,就想起了自己落到此境地的缘由。 
  沈濯大喜,从储物镯里取出那神药,神药生得与某种普通灵药一模一样,宝光内敛,难怪她会认错,直接吃掉肯定是暴殄天物的,但此时她管不了那么多了,裂缝中暗流汹涌,在这多呆一刻都会多添一道伤痕,她艰难地摘下一片叶子含入口中,那蓬勃的药力马上被激发出来,蔓延到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但神药虽好,但药力却太过猛烈,经脉的重生比其断裂更加痛苦,她的金丹也被冲击得摇摇欲坠。她当机立断,在药力修复了几条主要经脉后就把那药力强行压制在丹田与自身血肉中,随后她就昏迷了过去。 
   裂缝中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但昏迷中的沈濯却无从察觉,她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但天道垂怜,在某一场风暴袭击之前,又产生了一条裂缝,她就被甩了出去。她离去后,那处地方的气息就变得十分暴躁,看不见的风暴正撕碎着进入其中的任何东西。 
  
   天岩城某处,一道裂缝悄悄出现在空中,然后从中摔下了一个人影,夜色笼罩下,无人察觉。 
  
  
  
  
  
  

评论
热度 ( 1 )

© 八尺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