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灯烈

杂食但洁癖。
不吃np三角。
不吃all。

会一直推荐各种喜欢的东西,不喜欢可以屏蔽我。

自我主义者,一切行为都凭喜好。
关注我不代表可以左右我。

他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绿色的眼眸带着终年冰冷的雾气,水蒙蒙的看不清任何东西。他的记忆始终是断层的,命运带来的痛苦封存了他的记忆,却仁慈地没有让它消失,只等着某一天某一人能帮助他打开这个匣子。

血、硝烟与冰雪重塑了他,把他折磨成了另一个模样。

他是风筝,在空中飘摇,任由狂风带他去往它的方向。那根细弱的风筝线始终拉着他,它那么细小,却又那么坚韧,这大概是风筝唯一的安全感所在了。但他从来不知道,那个瘦弱的孩子什么时候能看到他那飘摇在空中的风筝,也许到那时候,他就可以回家了。

大概,可能,或许,他没什么时间观念,那就按照官方说法吧,差不多过了七十年,那个男孩子终于看到了他,他抓住了那条线。

评论
热度 ( 2 )

© 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