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灯烈

杂食但洁癖。
不吃np三角。
不吃all。

会一直推荐各种喜欢的东西,不喜欢可以屏蔽我。

自我主义者,一切行为都凭喜好。
关注我不代表可以左右我。

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觉得任何东西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包括你身边认识的人。

朋友的意义大概是为了让我显得不怎么冷漠与脱离,而且有些时候你们可以分享一些你们都感兴趣的事情,也可以排遣寂寞。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性的人,但理性与感性是同一个进度条的两极。有时候你和朋友的感情越来越深,你的进度条就会下降到离感性那级越来越近,你会忍不住和ta分享许多事情,好的坏的,想要把自己的一切想法都倒过去。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不会感兴趣的,只会觉得你聒噪,而且更让你觉得不公平的是,你愿意告诉ta你的一切,却并不代表对方也会这么做。我会觉得不公平,会忍不住露出坏脾气,也会有意无意地拉开彼此的距离,很多时候他们都不会察觉到,这更让我觉得离开是正确的,你并不被他人在意——然后你离得更远。每个人的关系都会有那么一个区别,就像游戏里的好感度,很多时候你好不容易把好感度刷到一个可观的数字,却因为某些小事而退却,最后好感度就这样下降,然后清零。

这么说来我应该还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是维持一段良好的关系实在是太累了,我不爱主动,我希望别人可以主动,但我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我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人们都会喜欢那个会说话的,善解人意的新朋友,而不是那一个联系少,聊得还可以却不是那么好的老朋友。

评论
热度 ( 4 )

© 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