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尺寒灯烈

这是一个间歇性话唠。
谨慎关注,及时屏蔽。

片段59

  他经常流泪。不是因为他太脆弱,或者经常受挫折,只是因为天生泪腺太过发达。他的朋友对和他说着说着就突然流下眼泪的情况习以为常,在他一不小心流太多眼泪的时候还会淡定地递上纸巾和水,毕竟哭久了口渴。可第一次这种情况的人就慌了,毕竟你在路上走着走着,不小心把对方撞倒,好不容易把他扶起来,对方却面无表情地哗哗地流了好多眼泪,谁见谁慌。
  小苏平时性子就有点急,即使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走路都跟后头有人追杀,或者赶着投胎一样,平时也没少撞到人,但今天事情大头了。她连忙问他有没有事,是不是磕到哪了,要不要送他去医院,同时心里好多个想法跳过去,譬如他是不是要碰瓷,他看上去不像受伤或者生病的样子啊,不过要是他要讹我这里摄像头那么多我才不怕呢等等等等。
  但这个还在流着眼泪的淡定男子十分淡定,他借着小苏的力气站起身,还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没事,只是泪腺比较发达。吓到你了真不好意思。”
  

评论

© 八尺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