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尺寒灯烈

这是一个间歇性话唠。
谨慎关注,及时屏蔽。

片段60 我有病

我觉得我患有深夜胡思乱想伤春悲秋瞎几把丧综合征
果然医生诊断书一下来
果然如此
还是晚期不治
于是我就被送到了临终关怀医院
整天吃好喝好
谁都不敢对我讲重话
我就负责等死
同时还要思考着墓碑要选什么样式儿上面的字体是用宋体还是仿宋或者黑体
忽然我想到我没钱啊
别看那只有方寸地方
就只埋了一骨灰盒
可金贵着呢
于是跑了
护士大概没想到这么一个重病病人还可以活蹦乱跳的
也没多提防
我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医药费也没付
我打算去跳海
毕竟一切生命都是从原始营养汤里爬出来的
我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还可以给鱼儿提供一下免费饲料
来一个“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我挺开心
但鱼应该不开心
毕竟富集了那么多有害东西的生物链顶端生物可不是那么好吃
不过谁管那么多
我都要死了
我一往无前走到了海边
到处乌漆麻黑的
没人
灯火通明的达成大城市在我身后
眼前只有一涌一涌的浪花
我发了一个哈欠
觉得还是快一点做完事吧
我困了
想睡觉了
于是一步一步走向了海水深处
一涌一涌的浪把我的足迹拍没了
我终于溺死了
于是我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END~( ̄▽ ̄~)~

评论

© 八尺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