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尺寒灯烈

这是一个间歇性话唠。
谨慎关注,及时屏蔽。

片段58 他杀

你是怎么死的?

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坐在长长的桌子的另一头,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他听清楚。

我走在路上,被人抢劫,肚子被捅了好多刀,然后我就死了。

这是一个昏暗的空间,但是他还是看到了男人脸上的冷笑。

你在撒谎。

还不等他辩解,男人又说。

你是自杀。

斩钉截铁,就像明察秋毫的法官最后下的判决,是十分确定的语气。

他没法站起来,于是他瞪大眼睛,努力地想看到男人的脸。

不,我不是自杀。

男人只是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才明白男人的意思是让他说下去。

我……我过得很好,家人都对我很好,他们很爱我,我还有几个好朋友……我也没有什么心理疾病,我没有自杀的理由。——这只是一个意外。

我不相信。男人的语气十分傲慢,你说的都是真话,但是你有些东西没有说。

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懂了吗?

他点头。

你今天下班后和同事去了酒吧喝酒?

是。

你们聊了很久?

是。

你有一个比较胖的同事,你们关系很好?

是……王哥和我关系很好。

他喝了很多酒,你亲手把他送上了出租车?

是。

他是不是跟你们所有人都说了要注意安全,特别是你?

……是。

他说,最近有一个逃犯,好像躲到了平安路附近,叫你们平时没事干不要去那里?

是。

你住的地方离那里很近吧?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

回答我。

是。

你平时上下班都是搭公交是吧?

是。

你家离公交站点很近,是吧?

是。

那位……王哥是不是没去过你家?

是。

你是不是坐公交直接路过平安路?

……是。

你为什么要在平安路下车,那里离你家不是很远吗?

是……他反射性回答,随后愣住,沉默了。

男人站了起来,走向了他。

一张空白的表格放在了他的面前。

死亡原因知道怎么填了吗?

男人得意地笑着,小鬼,不要妄图逃脱我的制裁,他杀和自杀,很容易分清呢。


评论

© 八尺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