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尺寒灯烈

这是一个间歇性话唠。
谨慎关注,及时屏蔽。

片段57 灰暗

  抑郁症并非无法治愈,抑郁症很正常,应该听医嘱,按时吃药,多多锻炼。他都很清楚。
  似乎许多人的抑郁症都是压力大或者发生了重大事故后才患上的,但他比较特殊,他的工作不算轻松,但也不会太忙碌,工资不错,公司待遇也好,家里父母开明,也有几个好朋友,而他本身不是什么热情的性格,但也很冷静,看得开。但生病了就是生病了,他看了心理医生,也有按时吃药,没有人发现。
  父母有按时联系,工作依旧完成得很好,同事关系融洽,也会不定时和朋友聚餐。他是一个有自制力的人,作息从来健康,现在为了治病开始了运动。似乎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
  但是他的病越来越严重,心理医生给他做的测试结果也越来越不乐观,医生也找不到原因。
  突然之间,他就想到了死亡。
  下班后,他与同事互相告别后,独自到了公司的顶楼。他站在那里,看着天色渐渐变暗,看着城市的繁华灯火。夜景非常美。星星不多,但是月亮很亮。
  他觉得自己无比地平静,如同没有波澜的湖面。高处不胜寒,风呼呼地吹着,他坐在那里,脚下是几十层的高度落差。
  他想了很久,却也什么都没有想。 他走马灯一般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再次确定自己确实活得不错,虽然有小小遗憾,但基本完美。于是他放弃了留下遗言的打算。
  他把手机关机,随手放在了旁边,站了起来。
  突然,在他身后有某个人急切叫着他的名字。
  他听到了风的声音。

评论

© 八尺寒灯烈 | Powered by LOFTER